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亚博是黑平台吗8范文 | 亚博是黑平台吗8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亚博是黑平台吗8格式 | 摘要提纲 | 亚博是黑平台吗8致谢 | 亚博是黑平台吗8查重 | 亚博是黑平台吗8答辩 | 亚博是黑平台吗8发表 | 期刊杂志 | 亚博是黑平台吗8写作 | 亚博是黑平台吗8PPT
学术堂专业亚博是黑平台吗8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亚博是黑平台吗8 > 政治学亚博是黑平台吗8 > 十八大亚博是黑平台吗8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理论研究文献综述

时间:2019-09-07 来源:延边党校学报 作者:赵书策 本文字数:6192字

  摘??? 要: 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新时代党的建设重大命题。党的十九大以来,学术界和理论界围绕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形成基础、科学体系、价值意蕴、理论特点、推进路径等方面又进一步展开深入研究,形成了比较丰硕的研究成果。

  关键词: 习近平; 全面从严治党; 综述;

  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新时代党的建设重大命题,系统梳理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对于进一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和现实价值。本文梳理和分析党的十九大以来学术界和理论界关于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研究文献,以期推进相关研究。

  一、研究概况

  从2017年至2019年5月,在中国知网中以“全面从严治党”为关键词检索到的文章一共有12 341篇,其中2019年797篇,2018年4 852篇,2017年6 692篇;以“全面从严治党”为主题检索到的文章一共有12 852篇,其中2019年807篇,2018年5 034篇,2017年7 011篇;以“全面从严治党”为篇名检索到的文章一共有2 829篇,其中2019年162篇,2018年1 000篇,2017年1 667篇。

  根据读秀知识库,党的十九大以来共出版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着述142部,其中代表性的有: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主编的《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与广东实践》(广东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 、陈跃主编的《人民群众与全面从严治党》(中国言实出版社2019年版)、中国纪检监察报评论部主编的《党的十九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新观察》(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编的《弘扬长征精神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武汉大学出版社2019年版)、刘月着的《全面从严治党重大理论与实践》(人民日报出版社2018年版)等等。科研立项方面,教育部社会科学司和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立项资助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课题,其中代表性的课题有:北华航天学院赵国龙主持的2018年度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习近平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研究”;北京师范大学马振清主持的“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与党的执政安全研究”;苏州大学胡小君主持的“以政治建设为统领全面加强党的各方面建设的实现途径研究”;天津师范大学吕建明主持的2018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全面从严治党:‘历史周期律’难题的时代解答”;哈尔滨师范大学辛宝忠主持的2018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专项任务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全面从严治党研究”;苏州大学田芝健主持的“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研究”;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连欢主持的2019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专项任务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全面从严治党视域下思想建设从严的理论逻辑与当代价值研究”等等。

  此外,全国各地举行了一系列高水平的学术研讨会议,如2018年4月21日,在吉林大学举办的首届长白廉政论坛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全国学术研讨会;2018年11月4日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举办的“新时代党内法规体系建设研究”学术研讨会等等。

  二、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形成基础研究

  任何一种理论思想的形成都有一定思想文化根源、社会实践基础和历史基础,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也不例外,对此学界进行了归纳和概括。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理论研究文献综述

?

  1. 基于思想文化根源的视角。

  杨正军和丁晓强认为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是传承和弘扬了中国传统廉政文化,汲取和借鉴了马克思主义党建思想[1]。陈海燕和王晨认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管党治党理论是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形成的思想源泉,并为其注入了“从严”的生命基因[2]。刘锋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形成的理论基础是继承与创新了马克思主义党建思想[3]。

  2. 基于历史经验总结的视角。

  杨正军和丁晓强认为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继承与发展了第一代领导集体、第二代领导集体、第三代领导集体、第四代领导集体管党治党思想建设有益的历史经验[1]。陈海燕和王晨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既是对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管党治党经验教训的总结和反思,也汲取了世界上一些老牌执政党衰败落伍、丢权垮台的教训[2]。

  3. 基于社会实践基础的视角。

  刘锋认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观点形成的直接基础是延续与发展了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管党治党的基本方略[3]。陈海燕和王晨认为中国共产党从严治党的政治自觉为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奠定了现实基础[2]。姜学勤认为新时代的历史发展方位是全面从严治党的现实要求,即国际形势风云变化,挑战与机遇并存,要求全面从严治党;国内发展新常态,供给与需求并重,要求全面从严治党;党员队伍不断壮大,考验与危险并行,要求全面从严治党[8]。

  此外,王联辉和崔建周认为对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的现实关切、对根本政治立场的坚定坚守、对马克思主义政党特质的深刻体察、对党内存在问题及原因的精准把握是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形成的逻辑支点[9]。姜学勤则提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形成的逻辑起点是“不忘初心”[8]。

  三、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科学体系研究

  十九大以来,学术界和理论界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科学体系的认识,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

  1.“单一维度”说。

  此观点主张从特定的角度来解读和诠释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思想。谢芳从伦理学视域探讨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科学内涵,认为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是全面从严治党的价值追求;为人民谋幸福是全面从严治党的伦理关怀;厚立从政治之德是全面从严治党的主体伦理诉求;党纪严于国法是全面从严治党的伦理自律;强化党内问责是全面从严治党的伦理担当[11]。舒隽从人民性视域探讨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科学内涵,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内在要求;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根本要求;全面从严治党是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的根本保证[12]。

  2.“多重维度”说。

  此观点认为可以从多个视域解读和分析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李鹏和任梦格提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五个着力点”,即党的政治建设是政治统领和根本要求;党的思想建设是精神支柱和政治灵魂;党的组织建设是组织基础和战斗堡垒;党的制度建设是制度保障和纪律规范;党的生态建设是坚定目标和重点方向[13]。张兆军认为全面从严治党作为一个系统工程,主要包括党内政治生活、政治文化、政治生态三个方面,其中党内政治生活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基础和前提;党内政治文化是全面从严治党的灵魂和旗帜;党内政治生态是全面从严治党的目标和主旨[14]。

  3.“关键词”说。

  此观点把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用关键词统领起来,如“根本目的”“核心要义”“重要举措”“根本战略”等等。杨正军等学者认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目标定位是锻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核心问题是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重要举措是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根本战略是坚持思想建党与制度治党的紧密结合[1]。陈海燕和王晨认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根本目的是加强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基本原则是把政治建设放在首位;核心要义是增强党长期执政能力;内容载体是创新党建格局;着力之点是焕发全党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2]。樊金山认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核心是加强党的领导,基础是全面,关键是严,要害是治[17]。

  四、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理论特点和价值意蕴研究

  1. 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理论特点。

  对于此问题学者们提出了如下观点:一是多维性。王联辉等学者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具有“科学的理论思维、坚定的政治立场、强烈的问题意识、无畏的担当精神”[9]的理论特点。魏晓文等学者认为习近平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呈现出“政治建设和纪律建设紧密结合、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同向发力、组织建设和作风建设相互促进、党内治理和国家治理相统一”的时代品格和理论特色[19]。二是实践性。陈志宏认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坚持实践导向,在准确分析世情、国情、党情的基础上,针对问题提出具体对策和思路,为新时代党的建设提供了基本遵循和行动指南[20]。三是人民性。舒隽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具有鲜明的人民立场,遵循人民的方向,坚持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12]。陈志宏认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坚持执政为民、人民至上、将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20]。

  2. 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价值意蕴。

  对于此问题理论界提出了如下观点:一是从理论维度来讲,陈志宏、樊金山等学者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思想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丰富发展了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二是从实践维度来讲,潘新喆、胡志远等学者认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在提升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提高党的权威和自信、加强党员的能力素质和政治修养、扩大党的群众基础和巩固执政地位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23]。三是从世界维度来讲,陈志宏、樊金山等学者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深刻地总结了国内外政党执政的教训,为世界各国政党治理提供了中国方案和中国经验。此外,雷振文还从“政治治理”的视角探讨了全面从严治党的价值意义:一是有助于提高党的适应性,促进当代中国政治秩序运行的法治化;二是有助于坚守和巩固党的自主性,确保当代中国政治秩序运行的正确方向;三是有助于增强党的凝聚力,夯实当代中国政治秩序运行的社会基础[24]。

  五、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面临的挑战及推进路径研究

  1. 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面临的挑战。

  石文静认为制约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因素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中国共产党执政所处国际国内环境的复杂性、党的建设实践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以及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中存在的问题[25]。赵永泽从认识论视域列举了当前社会上对全面从严治党存在的八种错误认识,这同样对当前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方向发展产生重大消极影响,具体表现如下:一是将从严治党取得丰硕成果等同于可以缓缓气、松松绑;二是用“菩萨心肠”治病救人等同于不要以“霹雳手段”惩前毖后;三是制度等同于稻草人;四是加强监督等同于不信任;五是党内监督等同于左手监督右手;六是发展市场经济等同于商品经济原则必然影响党内政治生活;七是不干事等同于不出事;八是反腐败等同于一阵风[26]。

  2. 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途径和方法。

  陈海燕和王晨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根本指导;贯彻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关键之举;加强党的纪律建设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治本之策;勇于开展党的自我革命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动力之源;优化党内政治生态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基础工程;不断总结管党治党新经验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纵深发展[2]。石文静从“完善党的全面领导,强化管党治党机制”“落实党的思想建设,扎牢理想信念根基”“引领党员作风转变,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增强责任和主体意识,优化党的制度机制[25]四个方面提出了新时代推动全面从严治党的有效途径。王联辉和崔建周认为要实现全面从严治党必须从以下九个方面着手:全面从严抓政治、全面从严抓铸魂、全面从严抓纲纪、全面从严抓压责、全面从严抓基层、全面从严抓吏治、全面从严抓关键、全面从严抓正风、全面从严抓反腐[9]。舒隽认为全面从严治党必须汲取并善用人民群众中蕴藏的治国理政、管党治党智慧和力量,必须发挥人民群众的监督作用[12]。马忠鹏等认为必须将思想建党、纪律强党、制度治党统一起来,相互配合、同向发力[31]。樊金山提出全面从严治党十大实践路径:以党的建设总目标为方向;以政治建设为统领;以思想建设为基础;以组织建设为保障;以作风建设为突破口;以严明党的纪律为治本之策;以制度建设为根本;以反腐败斗争为中心环节;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为抓手;以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为关键[17]。

  此外,还有的学者对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历史演进进行了研究,例如白清平等学者把全面从严治党放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发展过程中进行考察和把握,认为在革命时期,从严治党是革命胜利的根本法宝;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从严治党是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经验教训的根本总结;在改革开放时期,从严治党是改革开放顺利进行的根本保证;在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根本保障[33]。

  六、已有学术研究分析及深化研究方向

  十九大以来,学术界和理论界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研究开展得充分、广泛且成果大量出现,为进一步深入研究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但是站在当前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的时代背景下,目前的研究还显得比较单薄,有待学术界和理论界进一步加强研究和阐释。

  1. 进一步强化问题意识。

  纵观十九大以来的研究成果,学界研究的兴趣点仍然集中在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形成基础、主要内容、时代价值、实践路径等各个方面,相当多的文章结构大同小异,内容重复同质,有理论深度、角度新颖的文章不多。因此,应进一步强化问题意识,着重加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内在发展逻辑研究和学理分析。

  2. 进一步强化实践研究。

  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不是纯粹的学术性理论,不是书斋里的学问,其主要特点是实践性。因此,在理清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形成基础、科学体系、价值意蕴和理论特点的同时,必须加强其实践形态研究,尤其是要结合本地区本部门实际,提出一些具体举措,设计出一套科学、严谨的政策,从而更直接更有效地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

  3. 进一步完善研究方法。

  当前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的研究主要是定性研究,定量研究不足,而要把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真正落到实处,使之具有操作性,必须开展相应的定量研究。例如,要科学设置党的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的具体指标体系,切实把全面从严治党的“软指标”变成履行职责的“硬杠杠”。

  参考文献

  [1][4][15]杨正军, 丁晓强.习近平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战略思想探论[J].江西财经大学学报, 2018 (3) .
  [2][5][7][16][27]陈海燕, 王晨.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价值认知与实践推进[J].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 2018 (3) .
  [3][6]刘锋.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观点形成的内在逻辑探析[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 2018 (10) .
  [8][10]姜学勤.新时期全面从严治党的内在逻辑[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 2019 (1) .
  [9][18][29]王联辉, 崔建周.系统把握和深入贯彻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J].理论探索, 2018 (3) .
  [11]谢芳.论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战略思想的伦理意蕴[J].湖南社会科学, 2018 (4) .
  [12][21][30]舒隽.人民性: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逻辑起点与价值旨归[J].南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8 (4) .
  [13]李鹏, 任梦格.正确把握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的五个着力点[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2018 (11) .
  [14]张兆军.论全面从严治党的三个维度[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 2018 (9) .
  [17][32]樊金山.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研究[J].学习论坛, 2018 (11) .
  [19]魏晓文, 董蕾.习近平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鲜明特质[J].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 2018 (3) .
  [20][22]陈志宏.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时代意蕴[J].河海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8 (10) .
  [23]潘新喆, 胡志远.习近平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论创新及其价值意蕴[J].理论探讨, 2018 (3) .
  [24]雷振文.全面从严治党:政党治理的中国智慧[J].河南社会科学, 2018 (9) .
  [25][28]石文静.论新时代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J].科学社会主义, 2018 (5) .
  [26]赵永泽.全面从严治党的八个不等式[J].新疆社会科学, 2018 (4) .
  [31]马忠鹏, 侯麟军, 林士辉.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路径探析[J].长春师范大学学报, 2019 (3) .
  [33]白清平, 任晓伟.论全面从严治党的历史逻辑[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 2018 (10) .

    赵书策.十九大以来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思想研究综述[J].延边党校学报,2019,35(04):38-42.
    相近分类: